首页>行业前沿>行业资讯>正文
行业前沿 News
行业资讯
因你而亦 | 耿锦启:一间屋子几条枪半百创业圆梦想(上)
发布时间:2017-11-29
  摘自: 亦庄人才 亦麒麟

  《因你而亦》
  《因你而亦》是专门为在亦庄投身创新创业发展的“亦麒麟”领军人物撰写的系列丛书。书中讲述他们的故事,展示他们的风采,传播他们的经验,展现他们的智慧,呈现他们的成功之道。即日起,我们将在“亦麒麟”微信平台上陆续为大家推出此书中的精彩内容~


一间屋子几条枪

百创业圆梦想(上)

耿锦启



   耿锦启,1950 年出生 , 研究生学历 , 高级工程师。曾任北京建中机器厂微电子设备事业部总经理、副厂长,北京科控微电子系统工程有限责任公司董事、总经理,北京北方微电子基地设备工艺研究中心 有限责任公司董事、常务副总经理,北京北方微电子基地设备工艺研究中心有限责任公司副董事长、总经理。现任北京北方微电子基地设备工艺研究中心有限责任公 司党委书记、董事,中国半导体行业协会理事、国家真空仪器装置工程技术研究中心理事、北京电子装备工业协会理事长、北京七星华创电子股份有限公司副董事 长。

  “N”代表着 North,体现了北方微品牌的传承性,又象征着北极星,指引着航行者前进的方向。

  “Aura”是一种无处不在的光,宇宙中璀璨的星辉,体现了七星品牌的传承性,又寓意着一种方向的引领。

  “Naura”这一全新名称标志着合并后的新公司,将继续传承北方微电子和七星电子悠久的品牌文化,并融合了两家装备龙头企业强大的创新实力,凭借精良品质和卓越服务,为电子信息产业提供更多发展的源动力。
  ……
  2016 年 9 月 27 日,北方微电子和七星华创在北京经济技术开发区发布了公司重组后的全新品牌:北方华创(NAURA)。

  北方华创副董事长、北方微电子公司党委书记耿锦启首次向外界公开了“北方华创(NAURA)”品牌之谜。

  这天距他领衔筹建国内第一家集成电路生产设备企业——北京北方微电子基地设备工艺研究中心有限责任公司 15 年差 1个月,距北方微电子迁居亦庄整整 5 年。

  15 年前,耿锦启 51 岁,15 年后,耿锦启 66 岁,为打破国外集成电路装备的垄断,耿锦启用生命和品质捍卫了民族尊严。



  集成电路设备是集成电路芯片制造的核心,由于起步较晚,中国这些设备在 2006 年之前完全依赖于进口。国内的集成电路产业与发达国家相比,研发和生产能力一直相差 20 年左右。

   2001 年,国内的集成电路生产企业只能生产 350 纳米级的产品,而国外的生产厂商已经能生产 65 纳米级产品,两者整整相差 5 个技术代。每年大量的芯片主要依赖于进口,我国每年进口芯片的费用甚至超过了石油。因为对于集成电路制造而言 , 建一条 12 英寸的生产线大概需要投资 20 亿美元 , 而其中的 70% 到80% 是用于购买设备。而在这样的生产线上 , 一直没有中国设备。

  “十五”期间,科技部选择了光刻机、刻蚀机、离子注入机 3 个最关键的工艺装备作为集成电路装备制造领域的突破点。任务下达到北京市经信委,时任北京市经信委电子处处长的梁胜负责政府层面的政策对接并落实配套资金。

  2001 年 10 月 25 日,北京北方微电子基地设备工艺研究中心有限责任公司注册。耿锦启开始筹建国内第一家集成电路生产设备企业,那一年他 51 岁,已经是北京建中机器厂主管生产的副厂长。

  既没有技术来源,又看不到未来的发展前景。在酒仙桥的北京建中机器厂,耿锦启带着刚组建的由十几名技术人员组成的团队,开始了国产刻蚀机的研发。

  筚路蓝缕,以启山林。很多朋友劝他,老耿,你是马上要退休的人了,从国外买台旧设备,仿制一台,交差退休算了。但是耿锦启觉得既然接了这个任务,一定要认真做;答应的事一定要做好,要有北京人说话算话的爷的范儿。

   买样机——解剖——仿制是当时国内装备制造业发展最常选择的路。2003 年,耿锦启不顾自己已身患糖尿病多年,带领技术团队到美国考察,10 天跑了 12 个城市。没想到到了设备购买的签约环节,本来谈好的设备价格是 80 万美元,对方坐地涨价到 100 万美元,随后又涨到 110 万美元。按照当时的汇率计算,如果买下整套设备需要花费近 900 万元人民币。

   耿锦启立刻决定,改变策略,改买设备为引进人才。耿锦启通过朋友帮忙在国外组织了一个研发团队开始设计,同时组织国内团队研发,这样国内国外两条腿走 路,一年时间就做出了原理样机。国内团队边学技术边做管理,每个月同国外团队进行一次交流。在原理机诞生后又用了一年做出了 α 机。攻关期间,耿锦启因病两次住院,可是他却把医院变成了又一个攻关现场,在住院期间撰写了两万多字的总结报告。

   2005 年,8 英寸 100 纳米级集成电路生产设备研发成功,并进入中芯国际天津工厂。2006 年 9 月 28 日,当国家“十五”863计划“先进制造与自动化技术领域”办公室组织的 13 人专家组一致同意宣布:“100 纳米离子刻蚀机和离子注入机重大专项课题通过验收”,在场的所有科研人员顿时热泪盈眶。




  产品研发成果的确让人欣喜,但是对一家装备制造企业而言,更大的困难是如何让设备被大生产线客户认可。集成电路制造产业投资巨大,工艺技术门槛高,芯片企业往往对新进入该领域的国产设备信心不足,评价和使用国产高端新设备既要花时间,又承担着极大的技术风险。

  国际主流集成电路设备之所以价格昂贵,是因为设备公司出售的不仅是设备,还有工艺技术、售后服务以及技术升级。以大规模生产为目标的芯片工厂很难向没有量产经验和销售业绩的设备公司购买产品。

  为了保证每一台设备在客户生产线正常运转,同时后续研发能够跟上,耿锦启提出了“三个国际化”的企业管理理念,奠定了北方微电子未来十几年的发展基础。

  所谓“三个国际化”就是:国际化人才、国际化技术和国际化运营理念。

  从第一台装备的研发成功,耿锦启尝到了引进人才的甜头。他把购买样机形象地称之为传统的师傅带徒弟。

  买设备只能让大家走马观花,设备本身不会说话,看的人理解成什么样就是什么样,不可能带来创新,知其然但不能知其所以然。就像师傅带徒弟,只有等到师傅离开了,徒弟才可能开始创新。而且样机很容易给人带来思维的限制,不买样机反而能够激发我们的创新思维。

   如今,北方微电子最值得自豪的不是每年的新设备的研发,而是人才。目前北方微电子已拥有 9 名 “千人计划”项目人才,10 名“海聚工程”人才,15 名海外专家以及 900 人的员工队伍。因为在耿锦启看来,只有不断引进国际化的人才,才能保证企业在装备制造领域的持续创新能力。

   如今,虽然北方微电子的事业已经做大,但是在 2006 年到2008年,等离子刻蚀机项目验收后,企业甚至陷入了短暂的困境。“十五”项目完成了,也收到了部分订单,但是从长远来看,自主研发的装备还需要不断 完善。于是,耿锦启带领团队进行二次创业。一方面,他组织原有的技术团队继续研发高密度等离子体刻蚀机;另一方面,利用现有的技术开发出应用于光伏领域的 沉积设备,应用于 MEMS 领域的刻蚀设备以及应用于 LED 领域的刻蚀设备等。

   随着公司规模的扩展,原有的厂房和办公区域都显得拥挤。耿锦启决定在北京物色一个新厂区。几经周折,他选定了北京经济技术开发区。当时,管理层中不乏反 对意见,认为厂区远,配套不完善的有之;认为公司初创不久,投资新厂房占用资金过大的有之。然而,耿锦启认为经济技术开发区既有土地支持,又有政策保障, 产业规划也比较超前,未来的发展前景一定非常可观。最终,他力排众议,牵头在亦庄兴建新厂房。

  2007 年 10 月,北方微电子的亦庄新厂房破图动工。耿锦启写下带有明显耿氏风格的诗句:创业富民目标好,艰苦奋斗是法宝;齐心协力搞创造,越干心气越是高;金秋十月秋风爽,全体员工到亦庄;破土动工建新厂,公司明天会更强。

  2010 年前后,国内 LED 的生产厂家多达百余家,但是国产刻蚀设备却为零。耿锦启的这一举措让企业很快获得了大量订单。就连在北京亦庄的新厂房的选址,耿锦启也选在了中芯国际和京东方两家企业之间。

   用他的话讲,一定要离自己的客户近一点。如今,在 LED设备市场上,北方微电子充分获得了客户的信任,根据用户需求先后开发出了ITO 磁控溅射设备、AlN 磁控溅射设备、等离子增强化学气相沉积设备等,这些产品已经占据了全球 LED 领域绝大部分的市场份额,成为行业标杆。

不 仅如此,公司开发的应用于先进封装领域的刻蚀机和PVD 设备,应用于 MEMS 领域的刻蚀机等,也迅速占领了市场。而更重要的是在集成电路领域,北方微电子已经有越来越多的产品获得了生产线的认可,其中 55nm STI 刻蚀机、28nm TiN PVD都已经成为集成电路主流代工厂的 baseline 机台。

2011 年 10 月 29 日,北方微电子迁居亦庄,在庆祝公司成立十周年暨新厂房落成的典礼上,耿锦启满怀感慨的写下了这些文字: “一间屋子几条枪,百亩土地万米房;一颗种子育五年,十月结果千月香;招贤纳士人气庄,厚积薄发士气壮;统筹规划三产业,做精做优又做强;增收节支促发 展,强企富民是方向;十年孕育结硕果,百年基业美名扬。”
相关内容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