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行业前沿>行业资讯>正文
行业前沿 News
行业资讯
北方华创深度:对标海外龙头,探寻“中国应用材料”崛起之路
发布时间:2018-09-14
  来源:华创机械 李佳团队:李佳/鲁佩/赵志铭/娄湘虹/吴纬烨



  投资要点
  1.AMAT:全球半导体设备的时代先锋,引领全球设备研发。
  AMAT是全球半导体设备领先企业,拥有种类完备的半导体产品,能够覆盖晶圆前道加工与后道封测的绝大部分工艺环节,已进入各大国际厂商产线,市占率长期位居榜首。自1967年成立至今,公司经历了初创、内生增长、并购调整、研发领跑时期,业务不断取得快速突破,创造行业内多项奇迹,现已成为行业领跑者。AMAT的快速成长依靠的是持续的研发创新、外延并购,以及紧跟产业转移趋势进行全球布局。

  2.北方华创:国产设备龙头,内生成长中的中国AMAT。
  公司在多方面都与AMAT有极高的相似性,产品上公司同样有着广泛的设备布局,且多种设备已进入国内主流晶圆代工厂产线,代表国内最先进的设备制程;研发上公司持续投入高额研发费用,并通过外延并购不断完善业务布局,并与国内高校、代工厂密切合作,借力推动创新发展。总体来看北方华创正是处于内生增长期的“国产AMAT”,有望充分受益于政策、资金对行业的持续支持,以及大陆晶圆产线扩建大潮带来的庞大设备国产化空间。

  3.借鉴AMAT的成功经验,北方华创可以探索出适合公司自身迅速崛起的路线。首先公司需持续加大研发投入,并通过产品持续放量形成研发正循环,维持公司长期研发需求;其次公司应持续推动国内外企业并购和市场整合,不断完善自身业务布局,扩展客户群体;此外公司还应充分挖掘自身具备的相对优势,利用本土公司地理上的便捷,着力完善公司的客户服务体系,以低成本和及时的产品服务来增加下游客户的满意度和黏性,并为公司管理层引进具备国外企业管理经验的人才,提升公司管理能力,促进公司向国际化发展。

  4.盈利预测:
  受益于晶圆产线建设潮带来的半导体设备巨大国产化空间,公司业绩有望持续高增长,我们预计公司2018-2020年实现归母净利润2.48/3.78/5.60亿元,对应EPS为0.54/0.83/1.22元,对应PE为102/67/45倍,维持“强推”评级。

  5.风险提示:
  半导体行业发展不及预期,设备国产化进度不及预期。



  报告正文
  一、AMAT:全球半导体设备的时代先锋,引领全球设备研发
  1967年,应用材料(Applied Materials Inc.,AMAT)成立于美国山景城的一个小型厂房,经过几十年的发展,公司已经从一个小规模的初创企业成长为全球最受推崇的企业之一。如今AMAT已经成为全球材料工程解决方案的领导者,公司的业务板块主要由半导体设备、全球应用服务和显示终端三大事业部组成,其经营范围已经覆盖半导体、新型显示、工程软件等领域。可以说全球每一款新生产的芯片和先进显示器背后都有AMAT的身影。

  (一)公司是全球半导体设备制造商中的领航者
  1、产品种类齐全,几乎包括晶圆加工产业链全部设备
  AMAT三大业务板块中,半导体设备业务为公司的主要营收来源,营收占比长期在65%左右。作为半导体设备国际龙头企业,公司产品种类丰富,主要包括原子层沉积、物理气相沉积、化学气相沉积、刻蚀、快速热处理、离子注入、量检测设备、CMP等,基本涵盖除光刻机外的各类制造设备,能够覆盖晶圆前道加工与后道封测的大部分工艺环节。

  设备种类完备会为公司发展提供一个强劲而稳定的动力。首先,它会为公司产品发展形成一个自我促进的闭循环:下游厂商为了减少设备投产的匹配时间会倾向于在整条产业链上尽可能采购同一家公司的产品,AMAT的完善产品布局使其具有极大的市场竞争优势。而进入晶圆加工产线在为设备厂商带来收入的同时,还为设备提供了更多先进工艺验证的机会,从而会进一步促进公司改进工艺、开发新设备;此外,产品种类丰富在为企业增加营业收入的同时,也是公司避免“将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的一种方式,因为这样可以抵御单一设备市场需求波动的风险。




  2、公司产品获得下游客户广泛认可,已进入各大国际厂商产线
  由于芯片产品推广的市场窗口小,加之市场份额的激烈竞争,因此在芯片产线快速实现量产的期望下,下游企业会优先选择性能与稳定性高的半导体生产设备。在此背景下,AMAT产品优越的性能无疑是公司打开世界市场的敲门砖。目前,公司产品已经得到了下游先进厂商的广泛认可,客户主要包括三星电子、台积电、Intel、海力士、联华电子、美光科技、恩智浦、东芝、索尼等国际知名厂商,其中三星电子和台积电常年为公司的前两大客户。

  先进的芯片制造商占据公司下游客户的比例大,会为公司经营带来众多的益处。首先,知名厂商占比越大,行业的周期性波动对公司设备市场需求的影响就会越小,因为这部分客户对产能的扩充相对理性,而且先进制造商对设备的市场需求存在于各个经济周期内。其次,优质客户的身份还会潜在地为公司销售设备带来广告效应,这是因为半导体设备价格昂贵,所以芯片厂商在扩充产线时往往会偏好于选择已经通过国际大厂商产线验证的设备企业。

 (二)公司业绩经历快速增长,市占率世界第一
  AMAT自上市后业绩实现了快速增长,并在行业内创下多个奇迹。1972年AMAT在纳斯达克上市时,其营业收入为630万美元,而市值仅为300万美元。1992年,AMAT营业收入达到7.51亿美元,成为全球最大的半导体设备制造商,1993年,该数字达到10.80亿美元,由此AMAT成为全球第一个营业收入破10亿美元的半导体设备供应商;1996年公司首次挤上《财富》世界500强;2000年得益于IT产业达到当时的顶峰,AMAT当年营收大幅提升97%,至95.6亿美元;2011年AMAT以105.17亿美元的营业收入首次突破100亿美元大关,创造了半导体设备制造商单个财年有史以来的最高营业收入。2017年公司营业收入为145.37亿美元。45年内,AMAT营业收入增加2307倍,复合增长率达到18.78%,此外,截至2017年10月13日,公司市值已经达到了600.91亿美元,45年内市值上涨了2万多倍,复合增长率达到24.62%。


  经过几十年的技术沉淀和快速增长,AMAT已经从一个小规模的初创企业成长为全球半导体设备市场的绝对龙头,市占率连续多年稳居全球第一。

  在半导体设备市场,公司的市场份额多年蝉联行业榜首。据市场研究公司The Information Network最近公布的“全球半导体设备市场,市场份额和市场预测”报告显示,2017年,AMAT在半导体市场的整体市占率约为27.0%,牢牢占据第一宝座。此外,在晶圆加工细分领域内,公司多项设备的技术水平也位居行业前列,并在全球范围内得到下游厂商的普遍认可,其中在PVD设备市场,AMAT产品全球份额接近55%,在CVD设备市场,AMAT全球份额近30%,均为业内第一;而在刻蚀设备市场,公司是全球第三大生产商。除此之外,公司的热处理设备、镀膜设备、离子注入机的性能与市场份额也处于市场领先水平。





 (三)AMAT业务成熟,目前正处于产品“研发领跑”时期

  回顾AMAT的整个成长历史,自1967年成立至今,公司在51年内经历了“初创”、“内生增长”、“并购调整”和“研发领跑”四个时期。不同时期公司所处的背景不同,为此管理层针对性的制定了企业的发展战略。目前公司正处于研发领跑时期,该时期公司的成长逻辑在于尽快研发出性能先进的制造设备以满足行业技术进步的需求并抢先占领市场。此时期公司的基本面呈现稳健的状态,主要表现为:公司产品种类齐全、技术领先;现金流长期处于稳定且充足的水平,足以支撑公司各项研发费用支出,公司资产管理能力成熟、存货周转速度快。2017年财年公司期末现金余额为50.10亿美元;流动资产周转率与存货周转率分别为1.37和3.21,均为行业内的较高水平。

  1、1967- 1979,公司于危难时进行业务改革,成功度过初创时期。
  该时期以公司成立为始点至1979年公司度过危机结束。AMAT成立伊始所从事的业务主要是为半导体生产厂商提供所需要的原材料,但是由于产品线铺得过宽,公司一度处于濒临破产的地步。1977年,James C.Morga入主AMAT并担任公司CEO,他清醒地意识到,处于低谷期的企业应该充分了解自身的强项,并且根据未来市场的走向进行产品调整。据此,他忍痛做出了关键性的决定:对公司产线进行精简,关停或者卖掉了近一半以上的部门,将公司的核心业务集中到半导体设备生产。Morga大刀阔斧的改革措施取得了立竿见影的效果,公司的经营业绩在1979年实现了51%的增幅,成功度过了危机。

  2、1979-1996,公司紧随产业转移趋势经历了内生增长时期
  该时期以AMAT于1979年进军日本市场为始点至1996年营收首次突破40亿大关结束,期间内公司紧随产业转移趋势实现了业绩的内生成长。上世纪70年代,全球半导体产业开始了由美国本土向海外进行转移的进程,为抓住商机,公司制定了跟随产业转移,向海外市场扩张的战略。1977年Morga前往日本参加世界半导体设备展览会,商业嗅觉敏感的他立即意识到日本的半导体产业潜力巨大,因此在返航的飞机上就做出进入日本市场的决定。1979年,AMAT在日本建立子公司AMJ,成为第一家进入日本市场的外国半导体设备厂商,并于1984年抢先美国同行,在日本投资920万美元建立技术中心。公司进军日本半导体设备市场以来,在日本地区的业绩得到了显著的提升,其销售额从1979年的240万增加至1983年的3300万美元,占公司全年收入的30%。随后,公司抓住半导体产业第二次向韩国和中国台湾转移的趋势,于1985、1989年分别在韩国和台湾地区设立办事处。经过多年全球的产业布局,公司1996年实现营业收入41.45亿美元,首次突破40亿大关。

  3、1996- 2009,公司处于并购调整时期
  该时期以1997年AMAT先后收购两家以色列公司为起点至2009年完成收购Semitool公司结束,公司经历了13年的并购调整时期。1997年公司业绩增速放缓,为实现进一步发展,AMAT将外延并购制定为公司发展壮大的战略。由于并购后新旧公司的业务需要融合与调整,故在此周期内,公司的经营业绩处于显著震荡阶段,2009年公司实现营收50.14亿美元,13年内复合增长率仅为1.48%。但是在此期间内,公司成功将其业务领域拓展到晶圆加工检测、半导体掩模板制造、清洗设备、先进封装、太阳能和面板显示器等领域,而且仅一年后营业收入达到95.49亿美元,实现90.45%的增幅。

  4、2009-至今,公司处于产品研发领跑时期
  该时期以2009年全球金融危机爆发、半导体市场跌入谷底为起点。为应对产业危机与保持公司在行业内的领先地位,AMAT将技术创新作为公司长期发展的战略要求,增加研发费用支出,不断取得关键技术的突破,通过强劲的创新能力支撑企业在高水平营收的基础上继续实现业绩增长。近年来人工智能、物联网等新兴技术发展将半导体行业推向了新的风口,由此要求设备厂商研制出性能更加先进的设备以满足市场快速发展的要求。在此时期,公司研发出多个具有划时代意义的先进设备。2010年AMAT首创唯一以高质量介电薄膜隔离20nm及以下存储器和逻辑器件中高密度晶体管的薄膜沉积技术;2011年公司Centura产品中运用的原子沉积技术(ALD)实现了一次可以只沉积一层原子;2014年,公司研发的Ecdura设备,能够完成种子层的硅通孔沉积;2015年公司研发的Olympia原子层沉积已经开始为3D NAND芯片厂商提供最为先进的原子层沉积技术;2018年,公司推出的外延反应室PRONTO能使当前的外掩膜生产效率最大化;此外,公司的刻蚀设备能够实现先进FinFET器件的原子级刻蚀控制;Varian系列离子注入机,在晶圆表面快速注入高浓度掺杂物,有助于提升厂商的生产效率。至今为止公司都是行业内的研发领跑者,公司的产品突破极大程度地影响着下一代半导体生产工艺制程的发展。

  考虑到光刻技术已经逐渐接近物理极限,所以为了继续推进摩尔定律,AMAT正从以光刻技术为基础的微缩工艺向依靠结构调整、引入新材料来创造器件新特性的材料工程方向转变。目前材料工程是客户最为需要的创新技术,但其技术突破却又相当艰难,而AMAT已经可以在刻蚀、电子束检测等工艺上实现原子级层面的材料加工技术。可以预料,未来新兴的产业需求会对材料工程提出新的挑战,而AMAT将在此领域内扮演更加重要的角色。


  (四)龙头是怎样炼成的:苦练内功+外延并购+开疆拓土
  AMAT能够在上市30后从一个名不见经传的企业成为世界上最大的半导体设备制造商,并多年稳居榜首,其成长历史中所蕴含的成功哲学值得国内每一个半导体厂商深入挖掘。

  1、苦练内功,注重提升公司的创新能力
  AMAT对公司团队创新能力的重视首先体现在研发费用支出上,早在2006年,公司在此项费用支出上就已经突破每年10亿美元关口,其后常年将其维持在10亿美元以上的水平,并且呈现出逐渐上升的趋势。2017年公司研发费用支出创造历史新高,达到17.74亿美元,同比增长15.19%。正是由于AMAT长久以来重视对研发能力的发展,使其得以开创半导体行业的无数先河,并制定多项行业标准。如今,公司知识产权的储备水平为业界最强,拥有近12000项专利,平均每天要申请四个以上的新专利。

  高额的研发费用进一步捍卫了AMAT的行业龙头地位。在世界前五大半导体设备制造商中,AMAT的研发费用支出始终高于业内同行,而高额研发费用所赋予的创新实力为AMAT带来了远高于行业内其他优秀企业的营业收入,并能够持续引领行业进步的潮流,这使得短期内公司的龙头地位在国际范围内无人能够撼动。


  2、外延并购,迅速壮大公司实力
  进行产品自主研发,实现技术由零突破是增强企业核心竞争力的有效手段,而外延并购也是龙头企业实现自身壮大的必经之路。它可以帮助企业迅速获得被收购公司的成熟技术和人才,利用其已经搭建完成的营销网络快速进入新的市场领域,以此节约自身研发、销售费用支出。而且,外延并购还能够帮助企业吞并潜在的竞争对手,巩固公司的市场地位。

  凭此方法,AMAT首先丰富了自己主营板块的业务范围,一方面通过收购多家国内外公司拓展半导体前道加工工艺设备种类,另一方面又将光罩生产与薄膜晶体管阵列测试、晶片激光清洗、新能源等领域先后纳入自己的版图。2013年,公司曾计划与东京电子进行合并,以实现双方在刻蚀机、PVD、CVD、涂胶显影和扩散炉等领域的强强联合,虽然方案最终被否决,但是其背后折射出AMAT希望借此进一步增强公司市场地位和竞争力的雄心。

  除此之外,AMAT收购的方式吞并市场上的强劲对手。在离子注入领域,AMAT曾与Varian公司分庭抗礼,最后因竞争失败而将市场拱手让出,并于2007年停止了离子注入业务,此后离子注入市场一直由Varian所主宰,其市场占有率高达80%。2011年AMAT收购Varian公司,重回离子注入领域,为公司半导体核心业务的战略发展起到强劲的推动作用,而且成功收购Varian还将会为公司每年带来15亿美元的市场机遇,并促进其他业务的协同发展。


  3、开疆拓土,紧跟产业转移趋势进行全球布局
  半导体行业已经发生了两次产业转移。一次是20世纪70-80年代,日本借助在工业级PC DRAM上的高产品可靠性及美国的技术支持,实现了对美国市场的反超,在DRAM市场市占率近80%,在半导体市场市占率近50%。第二次是20世纪80-90年代,韩国借助PC发展的东风,通过技术引进与消化吸收成为PC端DRAM的主要生产者,而台湾则通过在晶圆代工、芯片封测领域的垂直分工奠定了半导体代工领域的龙头地位。



  在此期间,对市场商机极其敏锐的AMAT积极布局全球市场。公司曾先后在日本、韩国、台湾、东南亚、欧洲等世界范围内广泛设立公司机构,抢先占领市场。在进行全球布局的同时,AMAT和世界范围内众多高校或科研机构建立了合作关系,与新加坡科技研究局联合投资先后设立了多个研发试验室,与亚利桑那州立大学共同开发用于软性显示器的薄膜晶体管技术。而且AMAT还与各地的晶圆制造龙头保持密切的合作关系,通过合作取得了多项技术成果。2001年,台积电为了将自己高性能0.13微米铜芯片的技术节点向前推进,与AMAT共同研究使用黑钻石方案制造出0.1微米级的晶体管。2003年,AMAT携手台积电和ARM公司共同开发90nm低功耗芯片设计技术,使得芯片的总功耗降低了40%。此外,AMAT与Intel曾合作升级和完善公司的FAB300 MES软件,使其能够用于Intel 300mm晶圆的生产。

  中国大陆作为第三次产业转移的承接地,AMAT早有前瞻布局。目前半导体产业正在进行第三次产业转移,中国大陆是此次转移的承接地。据SEMI预测,2018年大陆半导体设备的市场空间将达到118亿美元,首次超越台湾地区成为全球第二大市场,2019年将进一步上升至173.2亿美元,成为全球第一大设备市场。与其他设备厂商不同,AMAT早在1984年就开始前瞻性的布局中国市场,成为第一家进入大陆的国外半导体设备厂商,还与国内的上海交通大学、浙江大学和南开大学等高校进行合作研究,为我国半导体设备领域培养了大批人才。经过多年市场深耕,中国大陆已经成为AMAT重要的收入来源地,2017年AMAT在大陆市场的营业收入达到27.46亿美元,同比上升21.56%,是继韩、台之后的第三大市场,此后随着船业转移的持续推进,大陆市场的重要性将会得到进一步的提升。




  二、北方华创:国产设备龙头,内生成长中的中国AMAT
  公司由七星电子与北方微电子战略重组形成,大基金战略入股。公司前身七星电子由北京电控于2001年整合原国营700厂、706厂、707厂、718厂、797厂、798厂以及七星集团的优质资产和业务发起设立,主营清洗机、氧化炉、LPCVD、ALD等半导体装备及精密电子元器件。2016年,七星电子通过发行股份购买资产并募集配套资金的方式实现与北方微电子的战略重组,并于2017年推出全新品牌“北方华创”。此次战略重组为公司半导体设备业务新增了刻蚀设备、物理气相沉积设备(PVD)、化学气相沉积设备(CVD)三大类设备,公司成为国内规模最大、产品体系最丰富、涉及领域最广的高端半导体工艺设备供应商。

  七星电子与北方微电子的战略重组同时引入了国家集成电路产业投资基金(大基金)、京国瑞基金及芯动能基金等战略投资者,实现了产业与资本的融合,目前大基金在持有公司7.5%的股权。


  (一)多领域直接对标海外龙头,北方华创正是内生增长中的“国产AMAT”
  作为两大龙头企业,AMAT“称霸世界”,而北方华创“雄踞一方”。虽然在企业规模,经营业绩等方面,二者之间存在一定的差异,但仔细对照公司产品布局、技术发展及成长的路线,不难在北方华创的身上看到曾经AMAT的“身影”。

  1、北方华创产品布局广泛,多种设备已进入国内主流晶圆代工厂产线
  与AMAT相似,北方华创的半导体设备种类丰富,已经涵盖了整条产业链绝大部分的工艺环节,公司半导体设备产品包括刻蚀机、PVD、CVD、氧化炉、扩散炉、清洗机及MFC七大类核心生产设备,面向集成电路、先进封装、半导体照明、微机电系统、功率半导体、化合物半导体、新能源光伏、平板显示等8个产品领域。公司是国内规模最大、产品体系最丰富、涉及领域最广的高端半导体设备供应商,是当之无愧的国内半导体设备龙头。

  公司多种设备体现了国内最先进的技术水平,产品亦进入主流晶圆代工厂的供应商体系。公司凭借深厚的技术积累填补了国内半导体设备领域的多项技术空白,产品已经能够满足12英寸、90-28nm制程的产线生产要求,已批量进入中芯国际等国内主流集成电路生产线量产,其中等离子硅刻蚀机、28nm Hardmask PVD、氧化扩散设备成为中芯国际的baseline设备,28nm Hardmask PVD更是进入国际供应链体系,代表着国产集成电路工艺设备的最高水平。目前,公司的14nm设备正在中芯国际同步进行验证,2019年有望随中芯14nm产线量产实现放量。



  2、自主研发+借力创新,双轮驱动公司成长
  北方华创与AMAT一样,深切意识到自主研发对公司发展具有重要的意义,近年公司研发费用占收入的比值一直处于高位。公司每年研发投入占营收比重均在20%以上,2016、2017年更是分别投入7.6亿、7.4亿元,占营收比例达到46.7%、33.1%。正是在高强度研发支出的推动下,公司自主研发能力得到提升,逐渐缩小与世界先进厂商的技术差距。在国家十二五期间,北方华创完成了刻蚀机、磁控溅射、氧化炉、低压化学气相沉积、清洗剂、原子层沉积等集成电路设备关键制程的攻关工作,2017年7月份,公司已经累计申请专利2772项。



  为实现业务快速发展与突破,外延并购或者与高校、晶圆厂进行合作研发是国外龙头公司屡试不爽的历史经验。而对北方华创来说,受营收水平的影响,公司在研发支出金额上很难与国外龙头相匹敌,因此会更加需要借助“外力”来推动产品创新。

  类似于AMAT通过外延收购实现公司增长,北方华创亦经历了国内半导体产业多轮的资源整合:第一阶段,北京电控整合原国营700、706等厂成立七星电子,联合三家高校成立北方微电子。第二阶段,2016年七星电子和北方微电子实现战略合并,新公司通过吸收原七星电子的半导体设备、精密电子元器件业务与北方微电子的半导体高端制造设备业务,实现了厂商间的资源整合、优势互补。2018年1月,北方华创成功收购美国Akrion公司,这是特朗普政府上台后美国外资审议委员会(CFIUS)首次批准中国企业收购美国公司。Akrion公司的批式清洗机与北方华创的单片式清洗机形成互补,进一步完善了公司设备布局,其全球业务布局也有助于公司完善营销渠道,更好地开拓国际市场。

  AMAT与国内、全球诸多高校都有着合作关系,而北方华创也与国内许多知名高校也有着密切的联系,北方微电子公司本身是由清华、北大与中科院联合设立的研究中心,即使是在公司实现重组后,仍旧与其保持着长期紧密的战略合作关系。长期以来,北方华创为高校提供了一线研究阵地,而高校为公司不断注入新鲜血液,二者合作实现了“产学研”的高度融合。

  AMAT曾借助与台积电、Intel等晶圆厂的合作取得技术突破,北方华创则与中芯国际深度合作,共同推动国产设备发展。如今,北方华创与中芯国际的合作领域已经不仅仅局限于设备的验证阶段,为加快半导体产线的国产化替代进程,在前期研发的过程中,两家厂商便已经开始合作。也正是因为中芯国际等晶圆代工厂的鼎立相助,北方华创能够在短期内实现多项技术突破,进入国内先进晶圆代工厂甚至是国际厂商的供应链体系,加快设备的国产化替代进程。

  3、北方华创正处于其内生成长期
  2017年北方华创实现营业收入22.23亿元,该体量与1988年AMAT的营业收入相当,对照AMAT的成长历史,公司目前正处于“内生成长时期”,该时期内的公司将展现出市场快速拓展、业绩高速增长的特征。而北方华创确实在不断开拓国内市场,除持续进入中芯产线外,公司在华力微电子、长江存储等国内代工大厂上都取得了持续的突破,业绩也表现出了高增长态势,2017年营收达到22.2亿,较15年增长160%,17年归母净利润达到1.26亿,较15年增长223%,18年上半年预计实现归母净利润1.19亿,同比增长125%。



  (二)庞大市场空间与强大研发团队为公司内生增长提供持续动力
  1、北方华创生逢其时,政策、资金支持+产线建设潮带来庞大设备国产化空间
  政府对于半导体产业的政策支持力度正不断加强。继02专项、《国家集成电路产业发展推进纲要》等重磅政策之后,今年3月的十三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上,李克强总理在政府工作报告中论述实体经济发展时,将集成电路产业放在实体经济的首位进行强调。3月底财政部又发布了《关于集成电路生产企业有关企业所得税政策问题的通知》,在税收上给予集成电路企业优惠,展现出政府对于发展半导体产业的坚决态度。



  大基金二期募集在即,全国产业基金总额将破万亿。大基金一期计划募资1000亿,实际募集资金1387亿元,实际投资额超1000亿元,此外大基金还撬动了超3600亿的地方产业基金,合计5000亿的半导体产业基金为高资本投入的半导体产业发展提供了强力的支持。目前第二期大基金正在成立中,年内将完成募集,预计募资1500-2000亿(更有国外媒体透露募资额可能达3000亿)。按照1:3的撬动比计算,二期大基金还将撬动4500-6000亿的地方产业基金,全国半导体产业基金总额将破万亿。北方华创作为国内最有希望担负起半导体设备国产替代任务的公司,必然会充分受益于政府对行业支持的红利。

  中国大陆承接第三次产业转移,产线建设潮带来近4600亿设备需求,需求高峰期至少延续至19年Q2。据SEMI预测,2017-2020年中国大陆将新建26座晶圆厂,大陆新增晶圆产线在世界占比达42%。根据我们对国内12寸晶圆产线的统计,已经开工建设的17座晶圆厂总投资额达到7041亿元。按70%的设备投资占比计算,我们测算已开工的17条晶圆产线将在2018-2021年间带来近4600亿元的各类半导体生产设备需求,集中需求高峰将至少延续至19年上半年,此后设备需求有所回落,但空间仍不容小觑。而随着规划产线的持续落地,大陆半导体设备需求高峰期有望延续至20年及以后。

  各类生产设备中,光刻机投资占比最大,达25%,刻蚀设备和薄膜沉积设备分别占到20%,对于国产设备来说,除了光刻机差距大难以短时间实现突破外,其他各类设备均有一定的国产化潜力和机会。这些设备中,北方华创在氧化扩散、薄膜沉积、刻蚀、清洗设备领域均有深度布局,将深度受益于此次设备国产化大潮。





  2、研发团队为公司提供持续的强劲成长潜力

  公司及其重视人才的获取与培养。“买样机、解剖、仿制”是过去国内机械制造业发展最常选择的路,但如此不但会陷入交易对方坐地涨价的被动局面,更重要的是模仿样机只能让公司跟随别人的脚步,并不能形成自身的核心竞争力,更无法实现技术超越。因此公司很早就决定不通过买样机来实现技术突破,而是通过引进人才、培养人才的方式,建立自己的内生研发体系。目前在半导体装备研发方面,公司专业技术人员占员工总数一半以上,硕士以上学历的员工总数占比约30%。此外公司拥有专家50余人。其中包括北京市领军人才团队、首席技师工作室、国资委优秀科技创新团队等各类管理与技术优秀人才团队。

  公司研发团队具有丰富的产品创造力,多项技术难题得到突破,公司设备与国外先进技术差距正在逐渐减小。正是在公司研发团队的不懈努力下,仅仅十几年的时间内,公司产品与国外设备之间的技术水平已经由最初20年的差距缩小为目前的2-3年。现在公司处于最先进技术节点的28nm制程设备已批量进入中芯国际等主流厂商进行量产,14nm设备处于工艺验证阶段。未来公司将会在大力度研发支出的支撑下,继续布局10、7nm等前沿关键技术的研发,加快速度推动国产设备步入世界前列。


  三、探寻北方华创的崛起之路
  与欧美等西方国家相比,我国半导体设备产业未来发展仍任重而道远,虽然我国已成为世界上第三大半导体设备市场,但是国产设备自给率低,国内设备需求主要依靠国外进口满足,2017年中国大陆市场国产设备市占率仅为16%,半导体设备的进口额为58.78亿美元,同比增长11.55%,设备进口额创造近年历史新高;此外国内设备企业的收入水平也远远不及国外先进厂商,全国36家半导体设备制造商2017年半导体设备的销售收入总计为88.96亿元,仅为AMAT一家公司半导体设备销售额的七分之一。

  北方华创作为国产设备龙头,肩负着推动设备国产化的历史使命,借鉴海外龙头AMAT的发展经验,北方华创要想真正实现崛起,仍需在多方面持续投入和努力。



  (一)持续加大研发投入,以产品持续放量形成研发正循环
  半导体设备行业技术壁垒高,对于设备厂商而言,产品的研发能力决定企业未来的成长潜力,而研发能力与研发费用支出直接相关。因此,AMAT向来重视研发费用的支出,即使在1997、1998年经济萧条、芯片市场下滑时期,公司依旧将14%、16%的销售收入用于技术研发并实现多项技术突破,为行业复苏做好准备。2006年,AMAT研发费用突破10亿美元大关,并在其后始终保持着高位支出态势。北方华创要想实现技术的持续突破、产品的持续渗透,必须长期维持巨量研发投入。此外公司需通过产品的持续放量来形成自我造血机能,形成“研发投入-新产品上市-产品持续放量-公司利润提升-研发投入”的研发正循环,通过自身的持续盈利能力来维持研发投入,降低对政府补贴的依赖。



  (二)持续推动国内资源整合与国外公司并购,实现技术的消化、吸收、再利用

  国内外进行企业合并是公司实现发展壮大的一种重要手段。AMAT曾通过外延并购手段,在为公司消灭潜在竞争对手的同时,迅速丰富了公司的业务板块,助推企业业绩实现进一步增长。近几年随着半导体市场竞争程度的加剧以及产品研发所需的资金支出不断增加,公司合并正逐渐往常态化的方向发展,并且合并的交易规模也愈演愈烈。




  从国内来看,中国企业已经基本上覆盖了整个晶圆制造的产业链始终,只是技术上仍然有待得到进一步的提高。北方华创可以通过并购进一步整合国内市场,以此提高国内资源的利用效率,促进新技术的研发与突破,获得更强的市场竞争力。

  此外公司还应持续推进海外公司并购,既可以快速获取国外的先进技术,又可以利用现成的海外营销渠道。2018年北方华创成功收购美国清洗设备公司Akrion,由此增强了公司清洗机板块的竞争实力,并迈出了公司进行海外收购的第一步。



  (三)着力完善服务体系,培养下游客户黏性
  AMAT一直倡导“为客户创造更大价值,并成为客户最具价值的伙伴”。AMAT拥有遍布全球的公司网络,并掌握行业内处于领先地位的技术,因此公司具备充足的能力满足世界各地客户的需求。此外,公司在持续开发300mm设备的同时,还会根据市场需求推出200mm的设备,并对其进行技术升级和改造。AMAT非常看重对客户的售后服务,会从产品售出的起运至运转的全过程协助客户共同管理设备,凭借自身的技术资源帮助客户缩短进入市场的时间,这个对客户来讲非常重要,因为很多时候工艺之间的磨合是一件麻烦耗时的事情。此外,在客户购买机台的使用寿命中,AMAT会长期持续地服务客户,包括通过更新方案提高原有机台的性能、帮助客户将新的电脑控制板和旧的系统结合等。

  借鉴AMAT的成功经验,北方华创在提升产品性能的同时,应充分发挥企业的本土优势,着力完善客户服务体系。国外公司服务费用高昂已经成为国内企业的共识,对此,北方华创可以凭借提供更及时、收费更低的售后服务本土优势,提高下游客户对公司的黏性和满意度。未来公司应在持续进行市场拓展的基础上,着力建设和完善大客户的服务体系。具体举措包括针对特定关键大客户量身定做服务方案,在国内集成电路产业聚集地区建立综合性的工艺技术支持中心,实现人员和技术的快速响应,为客户提供更完善、更便捷、更及时的增值服务等。

  (四)为企业管理层“输洋血”,推动公司走向国际化
  从AMAT的每一个成长阶段都可以看到企业的管理团队对公司发展的贡献。1977年AMAT濒临破产之际,James C.Morgan临危受命出任公司CEO,并于随后开始对公司的经营策略进行改革,将业务重点放在了半导体设备,成功挽救了AMAT。在其任职期间,AMAT成功进入日本、韩国、台湾、中国等市场,并于1992年成为全球最大的半导体设备制造商。2003年Michael R.Splinter接任公司CEO一职,他主持公司开展积极的外延并购活动并拓展产品的业务范围,于2011年使得AMAT营业收入首次突破100亿美元大关,创造了半导体设备制造商单个财年有史以来的最高营业收入。现任CEO Gary E.Dickerson曾任Varian和KLA-Tencor的总裁,拥有超过30年的半导体设备公司的领导经验,自上任后扭转了公司营业额下滑的状况,使AMAT至今依旧保持着增长的趋势。

  由于半导体行业先进技术完全集中于西方发达国家,引进具备国外企业管理经验的高管人员会对企业的发展起到很大的促进作用。例如,台积电创始人张忠谋曾担任德州仪器副总裁,几乎是以一己之力将一个地区的半导体产业带进世界最高水平;2004年,原AMAT研发部门副总裁尹志尧回国创办中微半导体,推动大陆刻蚀设备技术取得多项突破并占领技术高点;中芯国际引进三星14nm突破功臣梁孟松后,14nm制程工艺得以快速实现突破。如今,北方华创正在向国际化公司进行转变,为此,可以通过引进具备国外先进企业管理经验的人才,学习其先进的经营理念及研发策略。



 四、盈利预测
  核心假设:
  1.公司半导体设备业务研发与产线验证顺利推进,借大陆晶圆产线建设潮东风,进入各新建晶圆产线,实现各类设备的国产化替代,营收快速增长,毛利率稳定提升。
  2.公司真空设备业务受益于大客户隆基产能扩产,持续获得隆基订单,毛利率稳中有升。
  3.公司锂电业务与电子元器件业务保持稳定增长,毛利率稳中有升。

  我们预计公司2018-2020年实现归母净利润2.48/3.78/5.60亿元,对应EPS为0.54/0.83/1.22元,对应PE为102/67/45倍,维持“强推”评级。



  五、风险提示
  半导体行业发展不及预期,设备国产化进度不及预期。

相关内容推荐